校長寄語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學校概況 > 校長寄語
十年課程改革 一路苦澀甘甜
发稿人: 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4-08

 

——“因材教育模式”的研究與實踐

 

深圳市富源學校 張希懷

 

一、“錢學森之問”

溫家寶總理在看望著名物理學家錢學森時,錢老曾發出這樣的感慨:回過頭來看,這麽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爲什麽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

2005年,一代文學巨匠巴金老人、當代書法泰鬥啓功老師相繼去世。有媒體稱“中國進入了一個沒有學術大師的尴尬時代”。在此之前,錢鍾書、華羅庚、蘇步青等學術大師去世後,他們所專注的學術領域幾乎無一例外地後繼無人。這意味著,新中國六十多年的教育模式竟然沒有培養出一名堪與前輩比肩的學術大師。

四大發明曾經令中華民族自豪了數千年。然而,電燈、電話、汽車、飛機、計算機等對社會進步和人類文明産生了極爲深遠影響的産品,卻沒有一樣是中國人發明的。改革開放30年來,我國的社會經濟有了長足的進步。我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中國制造”的商品,中國被譽爲“世界工廠”,很值得我們驕傲和自豪。但是,從286386486……,我們搞計算機搞了二、三十年,直到現在,99%的計算機芯片還要依賴進口,我國計算機的産量居世界前幾位,然而每一台計算機中國企業僅僅賺了幾塊錢,而大部分的利潤讓掌握計算機核心技術的外國企業賺去了。現在跑在馬路上略爲好一點的汽車,它的機頭都不是我們造的。中國的藥品(中藥除外)和醫療器械,98%的産品不是中國人發明創造的,全中國所有醫藥企業的産值不如美國某醫藥公司一家企業的産值。

還有,迄今爲止,諾貝爾獎一直與中國大陸無緣,這也成爲了中國人心中的一大心病。

 

二、教育存在深層次問題

朱镕基在视察清华大学时长叹一声:“为什么我的学生出国后都不回来了呢?”这个问题很复杂,既有社会的问题,更有教育的问题。著名的“錢學森之问”和“朱镕基之叹”警醒了我们。我们的教育怎么了?这个问题实在太大、太难、太沉重、太紧迫了,某种意义上,这个问题已经演变成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因此,这个问题值得也必须引起我们每个人的关注、反思和探讨。

有人说,造成“錢學森之问”,主要原因是教育的设施设备落后,教材“繁、难、偏、旧”,教学方法、手段落后。

但是,舊中國培養了魯迅、郭沫若、巴金、沈從文、華羅庚、蘇步青等世界級的大師,抗戰時期簡陋的西南聯大卻培養出李政道、丁肇中、楊振甯、鄧稼先、朱光亞、黃昆、汪曾祺等一大批世界級的傑出人才。

建國六十多年來,中國大陸爲什麽創新能力不強、爲什麽出不了大師、爲什麽與諾貝爾獎無緣呢?問題出在教育,我們的教育存在許許多多深層次的問題。

1、教育生態問題

教育外部環境方面,存在許多矛盾,如經濟的快速發展與教育相對滯後的矛盾,學生成長規律與家長期望值過高的矛盾,學校優質學位的有限與社會優質學位的大量需求的矛盾,學校課程改革的熱潮與社會固有的舊的教育評價的矛盾,社會教育資源的豐富與學校很難開發利用的矛盾,開展開放式的社會實踐活動與收費、安全等問題的矛盾,校內良好教育與社會不良影響的矛盾,教育發展與教育投入的矛盾,封閉的教育與開放的社會的矛盾,一些領導、學生家長落後觀念與現代教育觀念的矛盾等等。

教育內部環境方面,也存在許多矛盾,如全面發展與發展個性的矛盾,教育改革與應試教育的矛盾,面向全體與精英教育的矛盾,學生高分與低能的矛盾,陳舊的教學內容與知識增長、學生學習需要的矛盾,培養科學精神與弘揚人文精神的矛盾,師道尊嚴與尊重學生人格的矛盾,學校教育用地的狹小與學生日益增加矛盾,課業負擔的減輕與教育教學質量提高的矛盾,聽話的好孩子(小綿羊式)與孩子獨立個性、創造精神的培養的矛盾,激烈的社會競爭與和諧人際關系的矛盾,學生活動安全風險與多開展社會實踐活動的矛盾,學生網上學習與不良網頁負面影響的矛盾,因材施教與班額過大的矛盾,教師專科畢業與跨學科教學的矛盾,功利主義與奉獻精神的矛盾,學生的學業進步與身體素質降低的矛盾,教育技術的進步與教育設備落後的矛盾等等。

2、教育深層次問題

1)教育方針問題

我們的教育方針的是“功利主義”的,是“烏托邦”式的。

教育方針的“功利主義”表現爲過去是爲“爲無産階級政治服務”的,現在是爲“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服務”, 我們的教育方針恰恰忽略教育的本質:教育是爲人的發展服務的。

我們的教育方針是以“社會爲本”的,在以“社會爲本”的教育方針的指導下,我們的學校設置,專業的設置,課程的設置,甚至教材的編寫,都是圍著“社會需求”這根軸來轉的,不管這些人有沒有能力學,喜不喜歡學,也不管有多少人有能力學,有多少人願意學。長期以來,造成了許許多多的學非所能,學非所願,學非所選和學非所用的現象的發生。

我們的教育方針要求學生全面發展,願望是好的,但是,這樣的教育方針就象“烏托邦”式的空想社會主義一樣華而不實。在教育方針的指導下,我們過去習慣于理想化地要求所有的學校,所有的學生,每個學生所有的方面都得到“全面發展”,我們平均使用力氣去辦學校,平均力氣去教育所有的學生,讓學生平均力氣去學好各門功課,強行要求學生“全面發展”、要求學生“五個手指一樣長”,結果是我們的學生不僅僅得不到真正的、高水平的“全面發展”,而是削峰填谷,五個手指中連最長的中指也長不了,嚴重地壓抑了學生個性、特長的發展,“全面發展”卻陷進了“全面平庸”的怪圈中去。我們的高考,是按照“全面發展”的標准來設計的,如果羅家倫、錢鍾書、錢偉長、吳晗、臧克家、季羨林現在參加高考,他們是連大學都考不進去的,因爲他們的某些學科考試只得了幾分、十幾分。當代的韓寒,讀中學時六門功課不及格,早與大學無緣,但是誰敢說韓寒不是人才呢?“中國進入了一個沒有學術大師的尴尬時代”,它的“罪魁禍首”源自于我們“可愛”的教育方針。

2)教育體制問題

我們的教育管理體制是“倒金字塔式”教育管理體制,最上面教育部權利最大,接下來是省教育廳、市教育局、區教育局,學校基本沒有辦學自主權。各個學校開設多少門課程,每門課程開多少課時,每周上多少節課,使用什麽教材,甚至使用誰編的教輔材料、配備多少老師等等,都只有教育部或教育廳說了算。我們的是官本位教育管理機制,某大學召開副處以上幹部會議,禮堂裏坐滿了700多人。有許多連一天書都沒有教過的人當了教育局長,教育局處長、科長,外行領導內行的現象比比皆是,難怪溫家寶總理大聲疾呼要“教育家辦教育”。

3)教育標准化問題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標准化”越來越成爲時髦的詞語,也越來越成爲教育界行動的准則。這些“標准化”具體表現爲全國統一的“課程標准”,教材的全國統一化,教學方法和手段的程式化,班級規模的標准化,教學設施設備的標准化,考試答案的標准化,對學生評價的單一化,人才培養目標的標准化等等,而且城市、農村同一個標准,東部、西部同一個標准,優生、差生同一個標准,昨天、今天、明天同一個標准。

所謂“標准化”,貌似“公正”、“科學”,其實是害了一代又一代的學生。同一個老師,用同一種教學方法,去教幾十個程度不同、個性各異的學生,個個學生都成了一個模子裏出來的“産品”。這些“一刀切”,“千人一面”、“標准件式”的人才生産模式,忽略了人的個性差異,違反了人的成長規律,容易造成“千校一面”、“千人一面”的狀況,不利于因材施教,不利于學生的個性發展,不利于學生創新精神、創新能力的培養,不利于學生的可持續發展。

4)學生學習自由問題

中國的學生沒有學習自由。因先天和後天的影響,每個人的個性、興趣、愛好、智力、能力都是千差萬別、各具特點的,就像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樹葉一樣。我們的教育要給予學生充分選擇的自由,並尊重這種自由,應該通過學校的教育和學生的自主選擇,力求讓每一個學生都有發展,每一個學生都有不同程度的發展,每一個學生在自己優勢方面都有最大的發展。然而,現在的學校教育教學的實際與這樣的要求存在著巨大的差距,有些“吃不飽”的不給多吃,有些“吃不了”的硬要人家吃,有些“想吃”的偏不給“吃”, 有些“不想吃”的偏要他“吃”,學生在學校的學習上基本沒有自由。

中國缺少學術自由。自五十年代“反右”以來,沒有百家爭鳴,沒有百花齊放,有的是思想禁锢,有的是學術凋零。另外,長期以來,學生在學校,老師教什麽,學生就學什麽,老師講什麽,學生就信什麽,中國的學生缺少質疑的品質,缺少好奇心,缺少“異想天開”的想象力,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能創造嗎?

5)精英教育問題

“精英教育”,長期成爲人們熱議的焦點。有人說,我們的精英教育不公平,而且搞過了頭,我們辦了這麽多的重點大學、重點中學、重點小學,讓許多進不了重點學校的孩子輸在了起跑線上,老百姓意見很大。我們認爲,是不是“精英教育”,不是看有多少重點學校、重點班,而是看是否培養出“精英”來。我們的“精英教育”,其實是“僞”精英教育,我們建國六十多年來培養了幾個“精英”?我們中國科技大學恢複高考三十多年來招收的“少年班”,有幾個成爲拔尖人才?沒有!我們培養出來的是考試的機器!

近來,“均衡教育”、“公平教育”成爲國人關注的熱點。許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紛紛提出議案,要求解決教育公平的問題。我們的教育,確實存在許許多多不公平的地方,確實需要克服和改進,如教育資源不均問題,“擇校生”、 “條子生”問題。最近,爲了解決教育公平的問題,教育部專門發了文件,要求撤消“重點校”、“重點班”。出發點是好的,願望是好的,但是,這是對教育公平的膚淺的認識,這是低水平的公平,這是“集體平庸”的公平,是把最長的“手指”斬短的“公平”。如果這個文件真正實行起來,這是我們教育的悲哀。這些“官”們不懂得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教育。世界上最講“人權”和“公平”的美國,它也有排名前100名的大學,排名前100名的中學和排名前100名的小學。

現在存在著一個“二八現象”,20%的人創造世界上80%的財富,世界上80%的財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中。一個愛迪生,改變了整個世界,一個鄧小平挽救了整個中國;一個袁隆平解決了中國數千萬人的吃飯問題;一個華爲的任正非,使中國電信革命提早了好多年;一個比爾·蓋茨,可以頂半個法國。如果不把有潛力的精英培養好,如果把長的手指斬短,這不是對中華民族不負責任嗎?教育均衡、教育公平是相對的,我是智力超常的學生,我能“吃三碗飯”,你硬要我“吃兩碗”,公平嗎?

好的學生,確實需要好的學校、好的老師來教育。古代的仲永,從小很聰明,但後來沒有成才,是因爲沒有得到好的老師的教育。西方發達國家,他們搞的是真正的精英教育,對真正有天賦的孩子,他們是發動全社會的力量來培養他們的。英國的伊頓公學,培養了20多位英國首相,美國的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共培養了12位美國總統,清華大學走出了9位中央政治局常委,18位中央政治局委員。

解決“均衡教育”、“公平教育”問題,不能簡單的一撤了之。我們政府,承擔基本教育、大衆教育、公平教育。我們政府,大力扶持一批高端、高品位的民辦學校,精英教育、選擇性教育,讓高端的民辦學校來承擔,要想讀好學校,多交一點錢就是了。西方發達國家有錢,他們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教育包攬起來,全世界發達國家最好的學校都是私立的,如哈佛大學、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劍橋大學、牛津大學等等。

 

三、走以“因材施教”爲核心的課改之路

新中國新一輪課程改革,已經走過十年艱辛之路,很多學校進行了許多有益的探索和嘗試,也取得不少的成果。但是,有相當多的學校,一提課程改革,大家一窩蜂去編教材,一提素質教育,就放任孩子們去唱唱跳跳,在當前的新一輪課程改革沒有改在最根本的點子上。

進行課程改革,要使教育教學設施設備現代化是必須的,“繁、難、偏、舊”的教材更新是必須的,落後陳舊的教學方法的改變也是必須的。但這不是最根本的,爲什麽西南聯大的茅草房裏面能夠培養出楊振甯、丁肇中、李政道這樣的大師級的人物來呢?我們要認真反思我們的教育,我們認爲,我們過去的教育,最根本的是沒有做到因材施教。我們除了要求政府和社會解決諸多的教育矛盾,營造和諧、綠色的教育生態,爲教育的發展營造最佳的環境之外,我們教育內部、我們學校要在課改方面有所作爲。

我們富源學校近十年來,一路反思,一路探索,摒棄陳舊的教育觀念,沖破種種陳規陋俗,革除教育的種種弊端,大膽地闖出一條以構建“因材教育模式”爲核心的課改新路。

1、洗洗腦子

我們要重新審視我們的教育。過去的教育,是“一刀切”、“標准件”式的教育,是“千人一面”的教育,是“削峰填谷”的教育。過去的“標准件”式的教育,“用一把尺子來量所有學生”的教育,要求學生必須“全面發展”的教育,嚴重地阻礙了人的個性的發展,嚴重地阻礙了人的創新思維、創造能力的發展,嚴重地阻礙精英人才的培養。按上級“規定”,全班人人必須“吃二碗飯”,肚量不大的,他只能“吃一碗飯”的,卻天天讓他“吃二碗飯”,久而久之,把他的胃撐壞了,最後連“一碗飯”也吃不了,也不想“吃”了。肚量大的,他消化功能好,每天能“吃三碗飯”,但是卻不讓“吃”,天天只能“吃二碗”,天天餓肚子,他哪有“健壯”可言呢?

我們的教育工作者,經常開展教育科學研究,研這個,研那個,就是很少有人去研究“人”。

人的結構是橄榄型的,兩頭小,中間大,百分之十幾是特別聰明的,百分之幾是比較愚鈍的,其余百分之八十多是智力正常的。就是同一類人,有的喜歡“甜”的,有的喜歡“鹹”的,有的喜歡文科,有的喜歡理科,有的喜歡唱唱跳跳,有的喜歡塗塗畫畫,人是“千人千面”的。我們最最需要研究的是不同的人該用什麽樣的教育教學方法去教他,也就是我們要盡最大努力做到“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宋代著名的教育學家朱熹說:“聖賢施教,各因其材,小以小成,大以大成,無棄人也”,朱熹闡述了孔子最核心的教育思想,即有教無類,因材施教。近代著名的教育家蔡元培也說過:“教育者,與其守成法,毋甯尚自然;與其求劃一,毋甯展個性”。蔡先生告誡我們教育者,不要“守成法”,不要“求劃一”,要讓孩子們按照自己的個性特長,自由地發展,最終才能讓孩子們成爲最有用的人才。

學生的學習與發展不應該是被動的,而應該是主動的,積極的。教育的任務就是

創造良好的環境,開發學生的潛能,激發學生的興趣,引導學生制定學習目標,自由選擇,自主學習,自主教育,自主發展。我們要開設“教育超市”,建立全新的課程體系,讓學生逐漸轉變過去“老師教什麽,我就學什麽”,“老師教什麽,大家都學什麽”的狀況,盡量做到“我想學什麽,我就能學什麽”,“我想怎麽樣學,我就能怎麽樣學”,學生的主體得到充分的體現,個性得到充分的發展。

2、想想法子

1)確立能夠統領我們學校發展的辦學理念

根據教育生態理論,以生爲本理論,因材施教理論,最佳學習期理論,最近發展區理論,“現代人”教育理論,基于我們對教育的本質認識,結合我們學校的實際,我們確立了能夠統領我們學校發展的辦學理念:“創造適合每一個學生的教育,讓每一個學生成爲最佳的我。”

我們的教育,應該是“以人爲本”的教育,是面向“每一個”學生的教育,應該是“千人千面”的教育,是“揚峰填谷”的教育,是“大以大成,小以小成”的教育,要讓教育適應每一個學生,我們要創造適合每一個學生的教育,我們的教育應該是允許全面發展、多元發展、有差異發展、終身發展的教育。我們的教育應該讓學生“是鐵煉成鋼,是木做成梁”。

2)抓“因材教育模式”的關鍵:

確定目標:培養高分、高能、高德,具有領袖氣質和國際競爭力的現代中國

人。

改革“研”: 承認個性,了解個性,研究個性,發展個性。

改革“教”: 因材施教、因材施導、因材評價、因材發展。

改革“學”: “三我”:我要學,我會學,我能行。

“四自”:自由選擇,自主學習,自主教育,自主發展。

3)確定“因材教育模式”的教學策略:

因不同的天分而教;

因不同的興趣愛好而教;

因不同的最佳學習期而教;

因不同的最近發展區而教。

4)尋找“因材教育模式”的突破口:

我們把“興趣”、“習慣”、“個性”六個字作爲“因材教育模式”的突破口。

“興趣”------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興趣的力量是無窮的。

“習慣”------ 播種一種習慣,收獲一種性格,收獲一種命運。

“個性”-------個性是創造的基因,是創新的源泉,是人發展的動力。  

3、探探路子

1)積極開展教育科學的研究和實驗,探索一條學校可持續發展的新路。如積極開展“現代教師形象的塑造與研究”、“理性課堂的實驗與研究”、“分層遞進教學實驗與研究”、“主題特長教學實驗與研究”、“‘三學會’自主學習活動研究”、“研究性學習實驗與研究”、“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實驗與研究”、“家校互動校外小組合作實踐活動研究”、“班幹部輪流制的實驗與研究”、“引導學生自我發展實施策略研究”、“一把鑰匙開一把鎖的德育實驗與研究,“智力超常兒童教育研究”、“因材教育模式的實驗與研究”等等。

2)積極實施系統工程:“興趣培养工程  、习惯养成工程、扬峰填谷工程、“现代君子培育工程、“領袖氣質培養工程、“教育超市”工程、辦學特色工程、多元評價制度改革工程等等。

3)開展豐富多彩活動:“多彩世界體育節活動,“青春的旋律”藝術節活動,讀書月活動,興趣周活動,小組合作社會實踐活動,體驗式德育活動等等。

4)構建八大校本課程:領袖氣質課程,人文素養課程,習慣培養課程,國際理解教育課程,雙語課程,小語種課程,潛能開發課程,個性張揚課程。

3、摘摘果子

1)榮獲廣東省一級學校、廣東省首屆十佳民辦學校、深圳市教育工作先進單位、深圳市高考工作先進單位等光榮稱號。

2)在課改中成長,在成長中推進課改,富源學校培養了一支非常優秀的教師隊伍,特級教師、省、市骨幹教師有50多名,優秀教師占學校教師總數的三分之一。

3)培養了良好的教風和學風,教學質量不斷提升,中考、高考成績居深圳市同類學校前茅。2005年首屆高考至今,有15位學生考上清華、北大,有400多位學生考上重點大學,有數十位學生考上劍橋、牛津、帝國理工大學等世界名牌大學。富源學子遍布世界、遍布全國重點院校。曆年高考重本上線率平均高達35%,曆年中考成績名列寶安區同類學校前茅,小學教學質量曆年名列寶安區前列,幼兒園保教質量享譽周邊地區。這裏培養出來的學生不僅成績優秀,而且能力強、品德好。

4)初步形成“因材教育”教學模式。

5)形成領袖氣質、武術、雙語教學、藝術教育四大辦學特色。

6)平安富源、和諧富源、活力富源、七彩富源的辦學目標初步實現。

革除教育陳年積弊,探索教育發展新路,我們的教育明天會更好!


(作者,深圳市首届名校长、广东省首届名校长,现任深圳市富源學校校长)

2018.9